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八章 马步,马步
    王程背着这丫头走了好一段路,才回到家,小丫头赖在王程的背上就不下来了。

    “哼,以前你都不背我,现在你身体好了,要补回来,每天都要背我一会儿。”

    小姑娘的理由很充分,语气很肯定。

    王程笑了笑,道:“这么蛮不讲理,以后嫁不出去。”

    “我嫁给你就是了。”

    小姑娘立即说道。

    “我也不要。”

    王程立即摇头,一本正经:“不听话,还不讲理,哎,娶回家可不好养。”

    小姑娘不说话了,思索着哥哥这番话的真实性,想想好像蛮有道理的,因为让她无言以对,在王程耳边轻声说道:“那你把我背到楼下就好了,我自己走上去。”

    听这语气,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王程笑了笑,不再说这些,和小丫头聊了许多她学习和暑假的事情上,以前没关心过她的学习,因为一般的小孩子都是被家长天天唠叨学习学习成绩成绩的,心中压力都很大,所以他从没在小丫头面前说你应该好好学习之类的话,只要她自己过的开心就好。

    而寒暑假的时候,王程一般都会去找工作,所以也很少有时间陪着她,就是每天下班休息的时候,才陪着她玩一会儿,说说话,给她做饭吃。

    这个暑假,王程更是在武圣山上几乎没下来过,心中一直都很担心小丫头一个人在家能不能照顾好自己,不过想到这也是对她的一个锻炼,让她能独立起来,以后自己走了,她也能自己生活,所以,一个星期才打个电话问问。

    “我自己会做饭呀,每次看哥哥你做饭,我也学会了。”

    “作业我早就做完了,下学期我就要换学校了,我还去一中看了看,到时候可以和哥哥在一个学校了。”

    兄妹两走到小区门口,就碰到了几个邻居,看到王程头上缠着纱布,都纷纷关心的询问。

    “小程你头怎么了?”

    “呵呵,陈叔叔,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那就好,媛媛,你哥哥都受伤了,快下来。”

    王媛媛轻巧地从王程的背上溜下来,笑眯眯地道:“陈叔叔好。”

    老陈点点头,道:“你哥哥受伤了,你要听话一点,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别做饭了。”

    王程摇摇头,笑道:“陈叔叔不用了,我就是皮外伤,没啥事儿,我们先回家了,您先忙去吧。”

    老陈叹口气,知道这两兄妹外表很善良随和,但是心底里都是很固执的,点点头,叮嘱了两句转身就出去了。

    王媛媛还说起自己刚出来的时候碰到老李的事儿,王程听着没说话,这周围的邻居,都是老邻居,关系都还不错,对两兄妹平时都很照顾,这是真的,王程一直都记在心里,基本上都是拒绝邻居们的帮助的,他不知道自己以后有没有机会去还这些人情。

    刚到家,还没坐下来,王程就接到了长虚道长打来的电话。

    “王程,医院说你出院了,现在没事了吧?”

    长虚道长问道,藏鼎观的病人出院了,医院会给道观通知一声,长虚道长比较担心王程,毕竟摔着了脑袋,这伤势可大可小,最好是住院观察几天,以免留下暗伤,以后要是爆发出来,可能会致命。

    王程笑道:“没事,就是磕了一下头,没什么大事,就不住院浪费钱了。”

    “哦,那你自己注意,如果明天还能上班的话,就来一趟,过几天有个欧洲交流团过来参观,我们人手有些不够。”

    长虚道长说道,他此时手中还拿着一张张高清照片,而且是近照,是从各个角度拍摄的藏鼎的图片,他将内部的图片都找了出来,尤其是那中间的半圆球凸起的照片。

    所有照片上都清晰的显示,上面是有一个巨兽头像雕刻的,他也是从小就在道观长大的,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很清楚,也可以肯定那藏鼎中央的圆球上是有一个凶手的雕刻。

    可是,现在这个雕刻为什么没了?

    那小伙子摔了一跤,把雕刻碰没了?

    这明显不可能,不仅仅科学解释不了,其他什么都无法解释。

    但是,没了的确是没了,长虚道长也不可能要求王程来赔偿,这个也赔偿不出来,老道士只能接受现实,所以心情不好,让王程明天过去,也是想问问具体情况。

    王程和长虚道长挂了电话,心想明天还要去藏鼎观,就给妹妹做一顿好吃的,带着王媛媛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些材料,一只鸡,一只鱼,还有许多蔬菜,多做点,吃不完放在冰箱里,自己去道观上班的话,估计要上班时间结束了才能回来。

    “哥,我陪你一起去上班好不好?”

    王媛媛不舍得和哥哥分开,她一个人在家很无聊,撒娇地拉着王程的胳膊摇晃着,以前哥哥王程总是面色严肃,不容置疑,说什么她也不敢反对,脑袋聪慧的她知道哥哥不想自己过于依赖他,因为哥哥生病了。

    但是,现在哥哥的病好了,可以背自己了,也不凶自己了,于是,小姑娘就开始撒娇要求更多了。

    这是在厨房呢,王程手中拿着菜刀,晃了晃白花花的刀刃:“一边玩儿去,等下别伤着你,藏鼎观是严肃的地方,你一个小丫头去干什么,没什么玩儿的,再说过两天有外国考察团过来,肯定要封闭几天,你去不了,在家乖乖呆着,看看书,练练拳,别偷懒。”

    “哼。”

    小姑娘哼了一声,没有走开,反而一把抱住哥哥的腰,皱着鼻子:“不去就不去,那晚上我要和你睡。”

    王程不能忍了,今天才给你小丫头几分好脸色,就开始得寸进尺了,放下菜刀,脑袋上就是轻轻的一巴掌:“胡说八道,你都是大姑娘了,男女授受不亲懂不懂?快去看电视去,少在这里碍手碍脚,去等着吃就好了。”

    “我不,小时候你也不要我和你一起睡,不答应我就不走。”

    小姑娘也坚决不退让。

    王程来了点火,稍微用了点劲,在脑门儿上拍了一下:“少废话,不行就是不行,再胡搅蛮缠,就去站五个小时马步才能吃饭。”

    小姑娘撅了撅嘴,捂着脑门儿:“哼,就会欺负你妹妹,长大了我不嫁给你。”说完,转身蹬蹬蹬地走了,去看电视去了。

    王程无奈,这丫头在外面像个小大人似的,不像其他小孩子那么喜欢玩儿,跳得很,见谁都很有礼貌,可一道自己跟前就原形毕露了。

    咚咚咚……

    咔咔咔……

    不一会儿,王程就在厨房做出了几个菜,他做菜不喜欢放辣椒等辛辣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吃到肚子里会刺激身体内分泌,影响气血循环,放些葱姜蒜一类的调味品,就能做出味道很好的菜式了。

    两兄妹吃这样的饭菜已经习惯了,不像一些人,吃惯了辣椒等辛辣的东西,再吃其他的就没味道,这就是典型的无辣不欢。

    “过来吃饭。”

    王程招呼看动画片的王媛媛,小姑娘还是撅着嘴,不说话,气呼呼地坐下来,闷头就开始吃饭。

    王程笑了笑,今天,他的笑容很多,也不多说,乐得清闲,开动起来,他现在感觉肚子特别饿。

    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饭,半条鱼,半只鸡,还有许多蔬菜,再喝了一大碗汤,王程才感觉到了八分饱。

    小姑娘王媛媛哼道:“猪才吃这么多。”

    王程瞪了小姑娘一眼,没有和她争吵什么,他知道自己的情况,心中喜悦,这样的饭量对长身体的小伙子来说,也不算是很大。以前王程身体很弱,饭量也一直不大,现在饭量大增,说明身体真的恢复了。

    “吃完收拾干净了过来跟我练拳。”

    王程吃完了,开始布置任务。

    王媛媛皱了皱眉眉头:“哦。”

    两兄妹分工明确,每次都是哥哥做饭,妹妹洗碗。

    吃了饭,王程来到客厅,倒了一杯泡的药酒,一口喝了下去,这是他以前配制的调理体内气血循环的药酒,因为他心脏功能偏弱,所以医生说他活不过二十岁,到了十**岁左右的时候,心脏可能就会虚弱的无法将血液送到全身各处了,于是他自己配制了一些要求来增强血液循环功能,补充心脏功能衰弱的不足,这也是十来年,他的身体一直还不错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口酒下肚,王程感觉到体内气血循环开始加速,心脏咚咚咚,强有力的跳动,身体微微燥热,立马就在客厅扎起了马步,乃是从**拳馆学习到的形意拳三体式,身体微微晃动,显然已经得到三体式的精髓。

    这次扎马步,王程感觉到了和以前明显不一样的感觉,随着身体的晃动,下盘越加的稳固,气血充盈在双足之间,加固下盘,这时候即使他站着不动,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青年使出全身力气来推他,估计也推不动。

    这在以前,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的变了。

    王程心中激动起来,心中体会三体式的神髓,胯下好像真的有一匹马一样,马步,马步,扎出一匹马来,才算是真正的马步,以前他身体虚弱,气血不足,所以不能坚持很久,也不曾有这种体会,现在,他一上来就感觉到了。

    王媛媛把碗筷洗刷完毕,慢吞吞地过来看到哥哥在扎马步,也看出了不一样,以前,哥哥扎马步好像轻飘飘的,一阵风就能吹到似的,而现在却感觉好像一根柱子一样,哥哥身体轻摇,好像真的在骑马一样。

    好奇妙,首次,她对练拳也不是那么的抵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