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六章 仁和堂
    (大章,求票支持!)

    仁和堂位于江州古街这边。

    作为一个古城,江州对文化方面的保护还是很不错的,很多古建筑都完美的保留了下来,走到古街这边,就好像回到了清明时代一样,如果不看那些夏天白花花的大腿的话。

    王程带着妹妹王媛,和自己跟着来的张璇来到了仁和堂门口。

    “小程来了,快进来,老爷子刚才还念叨你呢。”

    王程刚刚出现在大堂,今天坐堂的冯习和急忙上前来亲热地说道,他是李牧山老爷子的三弟子。

    看到王程头上的纱布,冯习和关心地道:“你头上怎么了?

    王程笑道:“我就是感觉到了老爷子的念叨,这不就来了?就是今天下山的时候,走的急,摔了一跤,头上磕着了,没事儿。”

    冯习和的眼光自然看出王程头部就是皮肉伤,也就笑呵呵地点头,看了看王媛媛,笑道:“没事儿就好,这是媛媛吧,好漂亮,今天和你哥哥出来玩儿了?”

    王媛媛乖巧地点点头,她来这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嗯,冯叔叔好。”

    “哈哈哈,媛媛终于开口说话了,好,走,我们进去,今天来了客人,和师傅在喝茶,我们正好进去。”

    冯习和笑呵呵的说着,很是高兴。

    因为,王媛媛和王程来过几次,都是闭嘴不说话,不和任何人说话,任由这里的人如何逗她,就是看着你。

    可是,这小姑娘又长的如此可爱。

    王媛媛和冯习和问了一声好,就让他如此高兴,可见这老冯对王媛媛有多喜爱。

    王程好奇地道:“谁来了?又是黄老?”想了想,应该不是,如果是黄老,老冯不会故意带着他们去打扰,应该是李老爷子不太喜欢招待的人。

    而黄老全名黄保国,典型的五六十年代的名字,也是杏林高手,不过不是江州的,而是和江州有一江之隔的庆州市人,因为距离近,坐船过来就到江州了,所以经常过来和李老交流,王程也见过几次,知道黄老在抓药配方上有些造诣,还有几个家传的配方,在南方比较吃香。

    冯习和摇了摇头,道:“不是黄老,是市医院的张院长,下个月想请师傅去医院坐个专家诊。”

    王程挑了一下眉毛,笑道:“他们还不死心?”

    冯习和也是无奈地点点头。

    市人民医院早就想将仁和堂的李老和其几位弟子都收入麾下,多次拜访李老,先是想购买仁和堂,出价很高,是这地价的十倍左右,但是李老也直接拒绝了,只说这是祖业,绝对不可能卖掉。

    然后,又多次邀请李老去人民医院坐诊,也都被拒绝了。

    只是有一次,市医院的院长带着一位据说来自北方的病人来求医,李老见其已经上门了,也就不好拒绝,出手将那位病人治好了,整个市医院检查了近一个月,各种高科技手段都用遍了都没查出病因来,却是被李老一副药治好了,于是市医院的张院长对李老更加的渴求,几乎每隔一个月就会过来。

    王程上次来帮忙抓药的时候,见过那张院长,喜欢拿架子,摆派头,心中不喜。

    “这是我同学,跟着玩儿的。”

    看到张璇,王程随意解释了一句,冯习和点点头,带着三人进入后堂。

    张璇咬了咬嘴唇,跟着走了过去,心道好像你们都是大人,就我是小孩子一样,哼。

    后面穿过一个走廊,来到一个书房,书香气息扑面而来,两面墙的暑假上几乎都是线装古书,还有一些精装的现代印刷版的各类医学资料。

    中间一张红木茶几上,放着两杯茶,李老穿着一身白色唐装,与一位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人喝茶低声说着什么,听到脚步声,李老抬头起来,看到王程三人,本来严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显得慈祥了很多。

    “小程受伤了?”

    首先还是看到了王程脑袋上的纱布。

    李牧山关心地问道。

    冯习和将王程送到这里就离开了,他还要去前面坐堂呢。

    “李老,我想让你给我把把脉。”

    王程直接说明了来意,眼神看了一眼旁边的西装中年人,也就是市人民医院的张院长,张强远,对其视而不见。

    李牧山眼神深深地看着王程,查看了一下王程的气色和呼吸频率,面色逐渐凝重起来,道:“你过来。”

    王程走上前去,将手腕伸出,李牧山伸出有了老人斑的手,轻轻地搭在王程的手腕上,脉搏强有力的跳动,刺激着他的手指。

    这和王程以前的脉象绝对不一样。

    李牧山面色更加的凝重了,他自然知道王程的身体情况,先天心脏病,这种先天遗传的疾病,他也是束手无策的。好在,王程自己钻研诸多医书,自己调理身体,控制情绪,几年下来,效果也还不错,和普通人差不多了,肯定能活个三十岁没问题的。

    可是,现在,王程的脉象明显就是一个青少年的朝气蓬勃的脉象,心脏上毫无问题,比一般的青少年更加的强壮,比起那几个武夫都不差。

    “发生了什么?”

    李牧山急忙问道,眉头紧皱,这事儿有些说不通,先天疾病,而且是心脏上的,几乎是无法可治,即使是换心脏,也活不久,可是现在无缘无故的就好了?

    王程如实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摔了一跤,昏了过去,然后醒过来,我就感觉不一样了,我不不敢相信,所以找李老你给我诊断一下,是不是真的好了?”

    李牧山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肯定地点点头,道:“是真的好了,摔了一跤就好了,看来这是老天爷不希望看到你过早夭折呀,呵呵!”说着,李老爷子抚摸着下巴的几缕胡须,笑了起来,很是欣慰,他一直都很喜欢王程这少年,安静好学,小小年纪就能沉得住气,假以时日,将来必成大器,只是败给了老天爷给的身体,现在好了。

    这事虽然诡异,可的确是好事。

    他最近这些年也是钻研许多医书古本,也是因为替王程感觉到惋惜,不想如此天才人物过早夭折,想要寻找续命之法,却是一直找寻不到,所以心中一直都有一些担忧。

    现在看来,自己可以放心了。

    王媛媛和张璇听的都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好像大概的意思知道,好像是说,王程身上的病好了。

    是什么病?

    王媛媛不知道,张璇就更不知道了。

    原来他身上还有病,难怪他学习成绩越来越差,还要照顾妹妹,四处打工,自己还有病!

    张璇心中柔软之处被拨动,差点眼泪都流了出来。

    他身上究竟承受了多少?和他一比,自己真的好像是温室里的花朵一样,仅仅享受了阳光,没有经历任何风霜,张璇心中惭愧,自己以前还一直以为他是贪玩儿荒废学业的不良少年,自己错怪他了。

    王程浑身一阵轻松,多年来压在头顶的夺命之剑消失了,直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笑道:“李老你可别夸我了,呵呵,也是意外,说不定是什么新的病情暂时隐藏起来没有爆发,以后我还是要多多注意。”

    李牧山欣赏的点头,他最看重的就是王程这一点,沉稳,不急躁,可惜,自己没能将他收入门下作为关门弟子。

    想到这,如果自己收下王程,该教他什么?

    他还真的是有些束手无策,自己这满屋子的医书,王程比他还熟悉,几乎都能倒背如流,对中医的理解可谓是深刻到了骨子里。

    “好了,身体好了就好,老头子我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李牧山也放松地说道。

    王媛媛突然开口问道:“李爷爷,我哥哥的病真的好了?”

    李牧山慈爱地看着小姑娘,笑道:“好了,你哥哥以后可以跑可以跳,可以飞了,没有任何东西能限制他了。”

    张璇听出了其中的意味,难道他从小就很安静,不玩儿不闹,就是因为身体有病的原因?

    咳咳!

    旁边的市医院的院长张强远咳嗽了一声,几个小家伙进来了,李老就不理会自己了,有些尴尬,咳嗽一声,见几人都看向自己了,保持着微笑,道:“李老,这几位是您的?”

    他记忆中没有王程三个小家伙,即使见过王程,心中也没记下过,因为王程之前偶尔来仁和堂,也是按方抓药,没出过声,像是一个小伙计,张院长身居高位,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人物的。

    李老笑道:“张院长,这位小兄弟叫王程,有时间会来我铺子里帮忙。”

    张强远好奇看着王程,道:“哦?是李老的关门弟子?”

    李老摇头,苦笑道:“我倒想,可惜没那个命,小程的医术不会比我差多少了,就是少一些实际操作经验,张院长如果能聘请小程去你医院,不比我去差多少。”

    张璇听的愣住了,王程有这么厉害?能独立坐诊?还不比仁和堂的李老差多少?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都要惊叫出声了。

    只有王媛媛理所当然的点着头,人为自己的哥哥肯定最厉害。

    张强远却是脸色难看了,一个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你推给我让他去当专家坐诊?李老你就算不愿意去,也不用如此糊弄我。

    强忍着怒气,张强远不想再呆下去了,刚才李老已经拒绝了,站起来,淡淡地道:“我还有事,李老,我就先告辞了,医院还有一摊子事,我刚才的提议,还希望李老好好的考虑一下。”

    对王程只字不提,眼神都没有多看一眼。

    王程安静地坐着,态度无所谓,目光扫向那书架,看看还有那本书自己没看过,或者没吃透,等下可以拿回去再研究一下。

    李老微微皱眉,知道张强远不相信自己刚才说的话,以为自己在糊弄他,叹口气,没有解释争辩,只是道:“既然张院长有事,那我也不留你了,我习惯自由了,只怕是不适合去你们那体制内,所以,谢谢张院长的好意了。”

    刚才,张院长给他许诺了一个副院长的职位,而且主管中医领域。

    张院长点点头,瞟了王程一眼,起身就要走。

    这时候,外面大堂传出了嘈杂的声音。

    “快帮忙救我师兄,救不好我砸了你们这铺子。”

    一声中气十足的喊声从前面传了过来。

    李牧山的面色顿时不好看起来,仁和堂在江州是百年老字号,任何人来这里都会给个面子不大声喧哗,更何况,他李老爷子还是国手级别的中医,这年头,谁不想认识一两个神医,给自己的生命买个保险?

    所以,没人敢在仁和堂放肆,更没人敢在李牧山面前放肆。

    “哼。”

    李牧山哼了一声,起身朝着前堂走去。

    王程也带着两个小姑娘跟了上去,低声说道:“病人可能是受了重伤,家属情绪很激动,李老您别往心里去。”

    李牧山没说话。

    来到前面的大堂,一群人在这里吵吵闹闹的,坐堂的冯习和正在查看一个在担架上躺着的伤员,几个抓药的伙计在安抚其他人的情绪。

    李牧山一出现,场面顿时安静下来,那几个穿着马甲露出肌肉的大汉也是安静下来,不敢吵闹,几个伙计顿时松了口气。

    “怎么样?”

    李牧山没有追究这些人吵闹的事情,看向正在查看病人的冯习和,医者仁心,李牧山身上是可以看到的。

    躺在担架上的是一个身材很匀称的中年男子,看露出的胳膊上的肌肉,就知道是个练家子。

    事实上,王程认识他。

    这就是**拳馆的刘青,今天上午还去藏鼎观挑战来着,王程当时也是因为听到他的声音,才会在藏鼎内摔倒的,然后才会昏迷,之后莫名其妙的先天性心脏病就好了。

    说起来,还要感激这个刘青。

    此时,刘青躺在担架上,脸色微微发青,双眼紧闭,浑身上下没有伤口。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来到冯习和和李老这里,说道:“李老,不好意思,唐突了。实在是我们太心急了。”

    **拳馆在江州也有些年头,对仁和堂是知道的,而且作为武者,难免有个跌打损伤的,所以不能得罪大夫。

    李牧山面色如常,点点头,算是接受了道歉,道:“这是怎么回事?”

    男子说道:“今天上午,刘师傅去藏鼎观挑战长鹤道长,两人交手了十几个回合,然后刘师傅就倒地不起昏迷了,长鹤道长说到仁和堂可以救治,所以我们就带刘师傅过来了。”

    江州三大学武之地,**拳馆和太极拳馆互相之间有很多摩擦,因为都是靠这个吃饭的,但是藏鼎观却是对**拳馆和太极拳馆不怎么理会,因为人家是国家文化单位,是有文物牌照的,吃的是国家粮,铁饭碗,偶尔还会有大笔文化补贴,根本不会去混江湖抢饭吃。

    但是练武之人就没有不争强好斗的,藏鼎观长鹤道长就是掌管道观武学传承的,和另外两个拳馆的高手有时候会切磋一下,一来二去,就有了一些纠葛,埋下了一些仇恨。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练武之人都想争第一,做最强者。

    切磋之间有时候也会收不住手,所以,藏鼎观和另外两个拳馆之间也逐渐有了矛盾,隔些时日,就会有人上山去向长鹤道长讨教武学,说是讨教,实际上是想给长鹤道长一些颜色看看,打压武圣山的气势。

    长鹤道长下手也越来越重,因为来者不善。

    冯习和检查了一番,对李牧山摇摇头,示意这刘青已经没有了气息,心跳也停止了,这是死了的状态。

    李牧山微微皱起眉头,这可不是小事,人命关天。

    如果刘青真的死在了他这里,固然主要责任还是在藏鼎观的长鹤道长,但是仁和堂也会名声不好,毕竟人是死在这里的。

    李牧山抓起刘青的手,把了把脉,的确没有动静了,探了探鼻息,也没有气息,脖颈上的大动脉更是没有跳动。

    真的死了?

    可是那老道士为何要让人送到我这里?

    难道是故意恶心我?

    李牧山疑惑,他也认识长鹤道长,不知道这老牛鼻子要干什么。

    **拳馆的其他人都满脸的紧张。

    李牧山正要亲口宣布刘青的死讯,虽然不愿,但他不是逃避的人。

    “李老,我来看看?”

    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说话的正是王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