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不死神凰 > 第七十一章恐怖飞针
    ( 无弹窗全文阅读)

    这是一个极其美丽风骚的女子,大约二十多岁,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的韵味,她穿着一身红色的纱衣,美丽的线条若隐若现,胸前一大片白腻,以及两个颤巍巍的大水球,更是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面对这么一个尤物,但凡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忍不住生出一股原始的冲动。

    可是黑熊却一点点别的念头都没有,有的只是一脸的凝重和丝丝的畏惧。

    “我说大姐,您怎么来了?”黑熊弱弱的道:“小弟我打个擂台不容易啊?您干嘛非和我过不去?”

    “没有啊~”红衣女子慵懒的道:“人家只是找了个最近的擂台,谁叫你在我家门口打擂了?是不是看不起姐姐我啊?”

    “姐姐!”黑熊无比郁闷的道:“我明明都提前做好功课了,这座擂台不是离你家最近的,那座擂台离你家只有三百里,而这座足有四五千里远啊!”

    “啊哦~”红衣女子显示一愣,随即皱着眉头,一脸无辜的道:“难道人家又迷路了?”

    “大姐啊~”黑熊哀叹道:“您这路迷的有点夸张吧?足足差了几千里啊?”

    “要你管?”红衣女子不悦的道:“人家就在这里了,怎么滴吧?”

    “还能怎么滴?”黑熊无奈的道:“就是我想叫你下去,恐怕你也不乐意吧?”

    “废话,谁耐烦再去找下一个擂台啊?这一个就让我找了半天呢!”红衣女子郁闷的道。

    黑熊顿时一阵无语,心中暗自郁闷的道,“我讨厌路痴~”

    下面的人看到这,都大感有趣,纷纷笑道:“哎呦喂,上演好戏了。针魔女对上黑瞎子,估计这这黑熊要跪啊!”

    “跪是肯定的,关键是怎么跪?跪倒什么程度!跪的精彩不精彩!”

    “呵呵,跪还有这么多方式?别人没有,咱们这位红大姐可是有,凡是和她交手的人,跪的方式都是千奇百怪,叹为观止!不知道这只黑熊,跪得会不会很精彩!”

    方烈听着别人的议论,也顿时好奇起来,于是便问道:“你们谁认识这个女子?”

    “我知道~”交友广泛的龙行天下马上回答道:“八百世家里的甄家人,名叫甄红衣,最喜欢穿一身红色的纱衣。她家的绝学乃是机关针匣,千变万化,防不胜防。据说,本来她都有机会进入内门的,只是她心高气傲,看不起想收她的师傅,坚决要自己打进去,然后再挑选更好的师傅!”

    “玩针的呀?”方烈顿时就深深皱起了眉头,略显无奈的道:“我最讨厌这玩意了!”

    飞针一向是法宝里的偏门,而且还是偏门里的偏门,极其罕见,素以奇袭著称。

    或许飞针的正面攻伐能力,堪称众多法宝之末,但是它的短程爆发速度,却是最快的,甚至要超过飞剑,很多人都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一飞针刺瞎眼睛。

    另外,飞针还有个最恶心的地方,就是体积太小,法力波动也好,飞行时候的光芒也罢,都不算强烈。尤其是在大战的时候,到处都是道法,法宝对拼,轰隆隆的爆炸声,以及耀眼的光芒,让人很难察觉到飞针的偷袭。

    正是因为这些,玩飞针的修士都特别被人注意。而他们也大都是一流的强手,尤其是阴人的祖宗。

    对于方烈来说,像黑熊这种强攻型的他倒是不怕,可就是对飞针一点底都没有,实在是见识的太少了。

    黑熊显然对甄红衣充满了畏惧之心,根本就不敢上来就打,非要按照规矩休息一下,好恢复法力。

    可是甄红衣却是有些不耐烦,道:“就你那水平,即便是最好状态加三级,也照样不是我的对手啊?反正都是要下去的,何不痛快点?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黑熊顿时黑了脸,忿忿不平的道:“大姐,我知道你厉害,可是人家老熊也不差,我对上你,最起码也有三分,两分,不,一分胜算吧?一分胜算总有吧?”

    “没有的~”甄红衣摇着头,认真的道:“收拾你,我只要一针就够了!”

    “一针?”黑熊闻言,顿时气得大吼道:“不带这么看不起人的!士可杀,不可辱啊!”

    “不信你试试?”甄红衣一脸认真的道:“要是我一针放不倒你,人家转身就走,这里让给你了!”

    “好~一言为定!”黑熊顿时怒吼道:“我就不信了,你还真这么厉害!”

    说完,他喘着粗气,死死盯着甄红衣,高声对裁判道:“我们现在就开始比试!”

    外面的裁判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便不再说话,但是他眼睛里却也透出一股好奇的意味。

    要知道,这黑熊可不是等闲人物,乃是气海四百丈左右的小天才,天赋稍差一点,都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早就迫不及待晋级金池了。

    只有对自己未来极有野心的家伙,才会不停的扩充气海。

    依照黑熊的天赋,他以后最起码也能到达元丹真人的级别。

    这样的人,在同级的时候,战斗力远超同辈,几乎不太可能被人一招秒!

    即便是成名高手,也自问没有能力在气海境界的时候,一下就放倒他。

    可是甄红衣却偏偏就夸下了这个海口!

    修士说话,全部都是一言九鼎,撒谎作弊的家伙会产生心魔,谁都不敢乱来。

    所以甄红衣的话大家都信,只要她这一针失手,哪怕再尴尬,也肯定掉头就走,绝不废话。

    也正是因为如此,众人都非常好奇,甄红衣到底凭什么有这样的把握,竟然要一招秒了大黑熊?

    就连方烈此时也是全神贯注的看着场上,生怕露过任何一个细节。

    只见那只黑熊粗粗的喘着气,死死瞪着甄红衣,身上法力流转,形成一股股气流,而他的机关钢甲熊,也似乎察觉到了主人的怒意,跟着散发出浓郁的杀机,死死锁定在甄红衣身上。

    可是甄红衣却似乎毫无察觉,她反而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略显不耐烦的道:“你刚刚战过一场,多少损耗了一点法力。所以我给你先出手的机会,免得让人说我欺负你!”

    “嘿嘿,你肯定会后悔的!”黑熊冷笑一声,然后也不客气,直接就和自己的机关钢甲熊一起发动了冲锋。

    他们沉重的脚步踩踏在地面上,掀起一大片黄色的尘烟,将他们掩没在里面,外面的人视线受阻,很难看清虚实。

    不仅如此,黑熊一只手护在胸前,一只手护在脸部,他心中暗道,“我就不信你一针就能放倒我?就凭我这身体,算是被你打破护体的道法,也最多就是轻伤,我到时候坚持着不倒地,看你认输不认输!”

    对于黑熊的小心思,甄红衣似乎完全都没有察觉到,她只是再次懒洋洋的打个哈欠,好像根本没睡醒一样。然后看都不看,随手一指,便从她的衣袖里飞出一线赤芒!

    这丝红色的光线简直快如闪电,哪怕众人死死盯着甄红衣的动作,也仅仅只能看见红光一闪,根本就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怎么发射出来的,甚至连它的方向也只能大体推测,根本无法准确判断它的落点。

    如此犀利的一击,着实堪称惊艳,就连方烈也自认难以招架。

    但是身处场中的黑熊却是大喜过望,因为他看得清清楚楚,那道红线明明是射向了他身侧的机关钢甲熊。

    “哈哈,难道是甄红衣没睡醒,所以没有分辨出我和机关钢甲熊的区别?这可真是太好了,简直天助我也!”黑熊兴奋的想到。

    然而,就在黑熊打算大笑着接受胜利的时候,他的脖子却突然被一条不知道何处飞来的红丝命中,当场就打了一个对穿!

    身为修士,这样的伤势倒也不至于马上就死,可是只要稍有耽搁,就肯定小命不保啊?

    “认输~”黑熊一边捂着脖子,一边无比艰难的挤出这两个字来。

    下一刻,擂台上的大甘霖咒便降落下来,很快就将黑熊的伤势治愈。

    随后,黑熊无比郁闷的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看见你的飞针打歪了啊?它是对着我的机关钢甲熊去的!”

    “我怎么可能会打歪呢?”甄红衣满脸不屑的道:“人家那是故意的!不信你看看你的机关钢甲熊就知道了。”

    黑熊闻言顿时便是一愣,急忙过去检查机关钢甲熊,结果就发现,机关钢甲熊的脖子某处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刻痕,看那细小的样子,分明就是被飞针命中后造成的。

    黑熊也算是有些见识,一看这情景,顿时便明白了,随即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的道:“你竟然让飞针在机关钢甲熊身上弹了一下,然后才击中的我?”

    “没错!”甄红衣略显得意的道:“人家的飞针还勉强算是有点水准吧?”

    黑熊闻言,直接一番白眼,心中暗道:“这还叫有点水准?这简直就是技乎其神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