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不死神凰 > 第六十一章黄氏家族
    ( 无弹窗全文阅读)

    就在方烈他们大笑的时候,对面的母女花却是脸色苍白,尴尬无比。

    原来,她们乃是八百世家之黄家的人。夫家叫黄天壁,乃是方烈父亲的生死之交。

    黄家乃是盾修一脉,拥有世间最强防护力,而方家则是炮修,拥有世间最强攻击力。

    两家人一攻一守,配合无比默契,据说,从太古时代,两家人就是相互扶持的最好搭档。

    除了他们之间的能力可以互补之外,两家人之所以可以有这么长久的交情,也和他们的秉性有关。

    无论是火爆的炮修,还是沉稳的盾修,都是走刚猛路线的,所以脾气秉性也都特别好爽,而且都是眼里不揉沙子的耿直人。

    所以历代下来,他们都是铁搭档。

    本来到了方烈这一代,黄天壁也有一个叫黄茂的儿子,是和方烈组成搭档的人。

    可是,这个黄茂虽然继承了父亲的盾修天赋,甚至有过之无不及,却没有继承父亲的刚烈秉性,反而受到他母亲,黄李氏的影响,有些油滑,世故,总想走捷径,导致心中杂念甚多。

    而对于走刚猛路线的人来说,讲求的便是勇猛精进,一往无前,一旦有了过多的杂念,就会特别影响发挥。

    所以,尽管黄茂和方烈天赋近似,修为条件也稍强一点,可是每次切磋,都被方烈打得落花流水。

    一次两次这样,三次四次这样,从三岁开始,他们一直打到十岁左右,黄茂愣是一次没赢过!

    方烈从小没有见过娘,一直跟着父亲长大,秉承了父亲的刚直性子,从来不知道相让,每次都是全力以赴,杀气腾腾,把个黄茂打得都有心理阴影了,看见方烈就怕!

    这让黄天壁脸上可就太挂不住了。他和方烈的父亲也是从小打到大,但是从来都有来又回,半斤八两。何曾想到,自己儿子会这么不成器啊?

    所以黄天壁没事就大骂黄茂,还把方烈当做榜样表扬,把黄茂气得每次都泪如雨下,心里对方烈就别提多恨了。

    所以他平时的时候,都不愿意和方烈多接触,而是和自己类似的世家子弟一起玩,逐渐也就沾染了他们的一些纨绔性情。

    后来方烈父亲出事,方烈成了孤儿,还特别受气。

    黄茂就想到了自己的妹妹黄颖,她和方烈可是有婚约的,这时候要是嫁过去,岂不是掉坑里了吗?

    于是乎,黄茂就把担心和母亲一说。他母亲黄李氏也正为此发愁呢,可是却劝不动自己的夫君。

    黄天壁是个耿直的汉子,又是方烈父亲的生死之交,肯定干不出退婚的事。

    结果两母子一合计,就干脆先斩后奏。

    黄李氏自己不好意思出面,就叫黄茂带着妹妹去解决此事。

    黄颖从小和母亲一起长大,父亲管教的少。所以也沾染了市侩的气息,压根就看不上败落的方家。

    再加上有母亲和兄长出头,马上就兴高采烈的答应了。

    两人来到刚刚办完丧事的方家,趾高气昂的就要退婚,逼着方烈交出婚书。

    方烈当时就和迎头挨了一棒子似的,幼小的心灵头一次看清了这个世界的冷酷。

    不过,方烈作为一根筋的方家传人,肯定不会轻易就范的,他直接就当场拒绝,还放下豪言,想离开可以,但是要先把黄颖娶回来,然后再休掉!

    黄家哪能受这种羞辱啊?黄茂当场就提出要和方烈决斗。

    方烈毫不示弱,马上答应下来。

    结果,黄茂终于找到机会取巧了,他临行前可是从母亲手上得到一块二阶上品的法宝盾牌。

    而方烈那时候,才仅仅只有一件一阶宝物。

    尽管方烈比黄茂强上一线,可是宝物差了太多,自然是惨烈的落败,被打得当场吐血。

    冰,火,毒,龙随后破口大骂黄茂不要脸,依仗宝物欺负人,也同样被黄茂打了一顿。

    有宝物对上没宝物,那根本就是欺凌,完全没有反抗之力的。

    随后黄茂得意洋洋的拿走婚书,黄颖还在临走前耻笑这里是蛤蟆窝。

    那件事对方烈刺激极大,导致他对黄家是恨之入骨。所以现在黄家求到脸上,换来的也只是他的冷嘲热讽!

    百宝斋的掌柜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顿时就坐蜡了,要是早知道如此,他怎么可能会带人来啊?

    “我说,弟妹啊,你这不是坑人吗?既然你和方家有这么大的恩怨,你怎么不早说啊?”百宝斋的掌柜生气的道。

    “事关小女名节,我总不好到处宣扬啊!”黄夫人无奈的道。

    “你~”百宝斋掌柜顿时无语了,只好道:“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唉,都我造的虐啊!”黄夫人只能一拉黄颖,对方烈道:“方家贤侄,以前都是我们母女不好,可是你黄叔叔可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们啊?求求你,看在两家的交情上,救救他吧?我们给你跪下了!”

    说着,两个人一起跪倒在地。

    但是方烈却不为所动,淡淡的道:“黄夫人在世家大户交际多了,似乎忘记方,黄两家的传统了,那么我就再告诉你一回,我方家眼里从来不揉沙子!那些托辞和借口,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了!”

    说完,方烈就想再次转身离去。

    “我~”黄夫人顿时就傻在了当场。的确,她是和世家的夫人们交际太多,已经习惯了虚伪的应酬,忘记了方家的耿直性子了。和他们交往,就要直来直去,不能用谎言掩饰欺骗。

    十年前的事情,黄天壁岂能不知道?岂能没关系?骗鬼呢?反正十年过去了,不见他来道歉,甚至不见他来看望一下方烈,这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所以方烈才根本不理会黄夫人的托辞,表现的如此决绝。

    黄夫人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要是一上来就认错,狠狠磕几个头,说不定还有挽救的机会,但是她却选择了欺骗,这就大大引发了方烈的不满,结果一下子就把事情搞砸了。

    而这个错误,却实在太大了。方家的秉性太耿直,一旦认准了的事情,从不更改,他们的祖训就是撞破南墙也不回头!所以黄夫人想让方烈改变主意,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一想到自己的错误,很可能会害死丈夫,黄夫人就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差点晕过去。

    吓得黄颖赶紧抱住她,哭着喊道:“妈妈,妈妈,你没事吧?”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恼怒的声音却突然传来,“方烈,你不要欺人太甚!”

    随着声音落下,一个魁梧彪型大汉便突然从天上降落,来到方烈的面前。

    这家伙足有一长开外,比方烈还高一头多,身上肌肉横起,隔着衣服都历历在目。而最为显眼的还是他那满头的黄发,以及脸上的刺青和鼻环,分明就是一副小地痞的打扮。

    方烈回头一看,顿时就笑了,“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就不见面的黄毛小犬啊!还真别说,看你这德性就知道,你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

    “就是当狗也就罢了,还在鼻子上套个环儿,这不成牛鼻子了吗?”冰老二也跟着调侃道。

    “大哥,二哥!”方火却一本正经的道:“请你们不要侮辱狗和牛好不好?狗,是忠诚的,牛,是勤奋的,这家伙呢?根本就是个不忠不义的畜生啊!”

    “哎呦,说的是!”方烈急忙屏息凝神,一本正经的道:“狗啊,我错了,不该拿他羞辱你!”

    “牛啊,我也错了,我不该用这种东西糟蹋你!”冰老二也跟着道。

    几个人这么多年来,没少和人打架斗嘴,这损人的配合,简直默契无比。

    仅仅三个人张张嘴,就把黄茂气得是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百宝斋掌柜在一边都绷不住了,捂着嘴在那乐。

    而龙行天下和毛毛就一点顾忌都没有,直接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两个不擅长损人,所以只能用大笑配合。

    “方烈!”黄茂气得眼珠子通红,直接大吼道:“你们方家人难道就只会动嘴皮子吗?有种咱们打一场,你要是赢了,我给你们几个挨个磕头赔罪,可你要是输了,就给我爹炼丹!”

    “咦?”百宝斋掌柜闻言,心中略微有些吃惊的想道,‘这黄茂倒也不是完全白痴,竟然还懂得用激将法。说不定按照方烈的性子,还真可能上当。’

    然而,百宝斋掌柜却是低估了方烈的智谋,他嘿嘿一笑,道:“那颗灵丹,我出手费用是五十万灵石,你这条黄毛小犬几个响头就想跟我对赌?哎呦喂,您真看得起自己!”

    “哈哈!”众人顿时大笑起来。

    “就你这德性,给我磕一百个响头,都不值一个灵石!”冰老二大笑道。

    这么多年憋的怨气,今天可算是出了。当年这小子依仗一件二阶的法宝,可是把方烈几个兄弟欺负惨了,这仇整整憋了十年啊!

    “我一个打你们五个!”黄茂直接吼道:“而且这次咱们公平一战,我不用任何法宝,就在这里接你们五个人的攻击,只要能打退我一步,就算我输!敢不敢赌?要是你自己承认方家的人没种,那就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