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不死神凰 > 第五十八章堂外斗法
    ( 无弹窗全文阅读)

    墨千寻听了周正清的话,脸色顿时就黑了。作为堂堂墨门掌门,第一把手,突然被一个小屁孩骑在头上,那的确是很不舒服的事情。

    可人家毕竟是按照门规,正经上位的,他纵然是掌门至尊,也改变不了什么。

    于是他便黑着脸道:“这是祖宗规矩,我有什么办法?”

    周正清闻言,顿时眼睛一亮,刚想要说什么。

    但是却被墨千寻直接打断道,“好了,你的话就不要说出口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反正我是坚决不会去动方烈的。当然,我也不会帮他,要是他凭借自己的本事上位了,那么我甘心情愿,退居二线,想必以方烈的个性,倒也不至于罢免我这个掌门。要是他不成器,那也跟我没关系!”

    说完,墨千寻便不再废话,直接消失在原地。

    看到墨千寻走了,其他两人也相视一眼,然后一起离开。

    只留下周正清,心中烦闷至极。他心中总是犹豫不定,非常想亲自出手一次,看看能否弄死方烈,但是考虑到不成功的后果,他又迟疑了。

    因为从今天的事情来看,动方烈之后,很可能就不是他自己的事了,肯定会牵连整个周家。

    周家家大业大,成名修士就有数百,传承这么多年,一片兴旺发达的迹象,真犯得着为了一个区区方烈冒险?

    这不是拿瓷器打老鼠吗?周正清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可耻的决定罢手了。跟这种贱命一条的家伙玩命,完全不值得啊?

    想到这,周正清便无奈的摇摇头,然后悲愤的自言自语道:“罢了罢了,这次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等日后有了机会,看我不整死你!”

    说完,周正清便也跟着消失。

    在处置了整个林家之后,方烈就发现自己周围监视的人一下子少了大半,碰见那些世家子弟,对方也最多就是视而不见,再也不敢用满含恶意的目光瞪方烈了。

    这让方烈心里多少有些小满足,暗自吐槽这些世家子弟,果然是属贱人的,不狠狠收拾就不会收敛。早知道需要下狠手才能让他们老实的话,方烈肯定会在对付袁家的时候就用这一招了。

    而在随后的几天里,整个墨门都感受到了一种不同往日的气氛,尤其是以前最苦逼的外门弟子,简直就好像到了春天一样。

    平日他们干活,都被克扣大半的宗门福利和贡献,可是现在,最多也就拿走两三成,甚至就这些,对方还一个劲的解释,生怕闹僵了关系。

    这可不只是一个地方,而是墨门各个所在,都在发生的事。

    如此一来,足足几十万墨门的外门弟子因此受益。

    而在得到好处的同时,他们也都非常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方烈。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次宗门的改革,恰好就在方烈怒斥周家盘剥,并且将周宏剑裸吊之后才发生的。

    显然是宗门高层得知了方烈等人的凄惨遭遇,才下了决心和力气进行整治。

    而在众人感激方烈之余,他们更是对最近发生的斗法事件津津乐道。斗法是在周家和方烈之间进行的。

    起因自然还是被裸吊的周宏剑,这家伙地位实在太重要了,而且还年轻,心态不是特别稳,如果真以为这次奇耻大辱,结果导致道心受损的话,那么他很可能就此废掉,别想在修真路上有太大出息了。

    周正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那么多后辈里挑选到这么一个满意的接班人,更是不惜代价才将其培养到现在这个程度,如何会甘心让他从此沉沦啊?

    所以,哪怕无法通过祖师堂救他,也做了一些补救。

    于是乎,就在方烈走后不久,就有一个周家的真人出现,对裸掉的周宏剑施展了一个小小的迷雾道术。

    利用浓雾,遮住周宏剑的身躯,这些就不会有人看见他的**了,甚至都看不见他的人。也就避免了他的尴尬。

    但是,周家人明显低估了方烈的决心和意志。他既然下定决心要为自己和弟弟妹妹们讨回十年苦力的公道,自然就不会允许这种小把戏出现。

    于是乎,这位真人才刚刚弄完,还没来得及和周宏剑说句话呢,祖师堂里就突然冲出十几个执法天兵。

    他们一句废话没有,直接上来就将这位周家的真人给抓住,然后便扒光衣服,将其吊在了周宏剑的旁边。

    与此同时,祖师堂上金光一闪,包裹周宏剑的那团迷雾便直接消散,再次露出他们两个人的**来。

    原本是想拯救周宏剑,结果不仅没有救成,反而还又搭进去一个真人。

    周家那位真人都几百岁了,什么时候收到过这样的羞辱啊?顿时就羞得无地自容,悲愤欲绝,吊在上面一根劲的吐血,人们都忍不住担心,他会不会撑不过三天就被活活气死。

    方烈这个激烈的反应,更加激怒了整个周家。

    周家于是马上又做出了另外一种抗争,他不是拿祖师堂没办法吗?没关系,我大不了不叫别人来这,不就没事了吗?

    于是乎,周家大局出动,上百位高阶修士在远处围住祖师堂,劝阻那些意图靠近的人。

    祖师堂平时人不多,靠近的人也少,再加上周家势大,就算是路过的人,也不敢硬闯,纷纷选择绕路。

    于是乎,祖师堂内外都被清空了,一个人没有,没人看的话,两个人也就不那么尴尬了,至少好受了很多。

    如此一来,周家气势大涨,以为终于可以力压方烈一头了。

    但是可惜,他们还是低估了方烈的狠辣。

    就在他们洋洋得意的时候,整个墨门却突然发生了剧变。

    所有类似清风楼的宗门重要所在,突然就出现了一道巨大无比的影像。正是周宏剑和那位周家真人被裸吊的情景。

    这些覆盖半边天的影像清晰至极,甚至就连他们两个身上的毛都显示的清清楚楚。

    这下,整个墨门都沸腾了,要知道,清风楼这样的所在,可都是处理宗门各种事物的地方,领取福利,兑换功法,接取任务,甚至购买灵药和宝物,都要来这。

    所以每天都有无数修士在这里来来往往。结果这么大的影像一出现之后,就顿时让数以十万计的墨门弟子看到了。

    如果持续三天的话,估计大半墨门弟子都会欣赏到这一老一少,以及他们的小鸟!

    周家一下子就抓狂了,还不如不封祖师堂呢!以那个破地方的偏僻,三天内路过的人,加起来也就几千而已。

    可现在倒好,反而让墨门上下几乎所有人都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让谈两个出来以后,可怎么做人啊?

    事实上,方烈做的还不仅仅是这个,他还利用护山大阵开骂了一句,“你们周家不是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吗?有种你们就再给我遮一次看看?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把整个墨门都停下!”

    周家的高层听了之后,差点给当场气死,可是无论如何,他们这次也是无能为力了。

    要知道,清风楼这些地方可是宗门重地,事务烦杂至极,要是停下三天,就等于整个墨门停止运转三天!

    周家在墨门固然势力极大,可是却显然还没有大到让整个墨门停止运转的程度。

    所以这次周家和方烈的斗法,最终以周家的全面失败而告终。

    作为在幕后总指挥的周正清,则直接气得吐了一口血,差点忍不住要出来一巴掌拍死方烈。

    幸好最终理智占了上风,他干脆闭关去了,再不问外面的琐碎事情。

    三天后,周宏剑被放走,在一群周家人的护送下回到家里。

    小道消息传言,周宏剑回去之后哭的和泪人似得,并且发誓要找方烈报此一箭之仇。

    而在随后的日子里,方烈也好,墨门也罢,终于迎来了难得的安静。

    再没有谁敢去招惹方烈,而方烈也没有了接口打压世家子弟,双方至少表面上是一片平静。

    但实际上,谁都知道,这种平静肯定只是暂时的。八百世家上千弟子的血,肯定不能白流。他们只是暂时找不到机会报复方烈,又害怕被方烈反过来报复,才不得不保持现状。

    可是一旦被他们找到了可以收拾方烈,而自己却丝毫无损的方法,那么这种平静就会被彻底打破。

    就在方烈诛灭林家之后的第十天。

    在一座灵山的山腰间,一座闭关的洞府大门,突然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精神萎靡的年轻人。

    此人姓袁,叫袁正刚,是袁家仅存的独苗。在袁家出事之前,他就闭关冲击紫府境界。可惜这次没有成功,无奈之下,他只好开关而出。

    出来之后,袁正刚就感觉很是奇怪。因为在他闭关的洞府外,本来该有两个护卫的,可是现在,一个护卫也没有,只剩下了一个老管家。

    看见袁正刚终于出来了,老管家顿时泪如雨下,跑过来叫道:“少爷,不好了,咱们家出大事啦!”

    “能有什么大事啊?”袁正刚不耐烦的皱眉道,“不是有我父亲在吗?”

    “老爷过世啦!在祖师堂被人活活乱滚打死了!”老管家哭着道。

    “什么?”袁正刚顿时大惊失色,怒吼道:“怎么会在祖师堂被打死?我那些叔叔伯伯难道不管吗?”

    “您的叔叔伯伯也一起被打死了!”老管家无奈的道。

    “什么?”袁正刚再次大震,急忙叫道:“那我爷爷呢?他这个家主,一代真人,难道就坐视不理?”

    “老爷也被打死了!”老管家再次,“不仅是他,您的婶婶,姑姑,还有姑父,阿姨,姨夫,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嫂子,弟媳,等等等等,都被打死在祖师堂!如家袁家上下,就只还剩下您这个一个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