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不死神凰 > 第五十六章裸吊示众
    ( 无弹窗全文阅读)

    随着方烈一声令下,数位金甲天兵便腾空而起,二话没说就封禁了周宏剑的修为,并将其压到方烈的面前。

    原本那些想附和周宏剑的人,吓得赶紧就把未出口的话给咽了回去。

    他们还清楚的记得,就在几天前,还是这个地方,还是这个情况,方烈以咆哮公堂的名义,打了好几千世家子弟的屁股,现在很多人都还屁股痛呢!

    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谁还敢发话啊?

    别看方烈平时大咧咧,表现的很像是一根筋,可实际上他特别聪明,周宏剑的话还没说完,他就知道对方的打算,故而先发制人,直接将其拿下。

    果然,一下子就将那些想要跟着起哄的家伙全部吓回去,再也没有人敢发话了。

    成功封住其他人的嘴之后,方烈便坏笑道:“你看看,没人理会你,可见你刚才说的话,完全和放屁一样,甚至不如一个屁!”

    “你~”周宏剑顿时气得都要哭了,他大怒道:“方烈,你现在执掌仁字令主,怎么可以如此不讲道理?”

    “不是我不讲道理,是你压根没有道理!”方烈冷笑道:“你以为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表面上看着光鲜,可实际上,你不过就是一只蛀虫,一个死不要脸的下三滥!一个狗都不如的人间渣渣!”

    “啊~”被方烈痛骂的周宏剑顿时五内俱焚,他挣扎着大吼道:“方烈,你竟然敢如此辱我,我和你没完!”

    “辱你?你也配!”方烈冷笑道,“哼,我刚才的话,是在公证的评价你!没有一丝一毫的虚言,你,的确就是一个蛀虫,一个,连祖师堂都没有资格进入的下三滥!你敢在这个神圣的地方放肆,我就是直接打死你,都算是替天行道!”

    “哇~”周宏剑终于彻底怒了,再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大吼道:“方烈,你有种就把话说清楚!我,周宏剑自问顶天立地,从来没有做过一件亏心事,我怎么就成了蛀虫,成了人间渣滓?”

    “好~”方烈直接点点头,道:“那我就叫你明白明白,也在在场的几万墨门弟子,都看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随后,方烈环视周围的数万弟子,然后猛地一拍前胸,发出啪得一声脆响。

    “我,方烈,在场的人应该都知道!”方烈大声道:“我方家也是墨门八百世家之一,祖上为宗门征战,死伤无数。先父,更是死在沙场之上,方烈所说这些,你们也都清楚,没有一句虚言。周宏剑,你说我有没有撒谎?”

    “你的身世大家都明白,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周宏剑恼怒的道。

    “马上就有关系了!”方烈狞笑道:“过去的十年里,方烈没有一技之长,只能依靠在宗门的矿洞挖掘矿石,来完成宗门任务。在漆黑的矿洞里,一挖就是几个月,整天不见天日,喝的是咸涩浑浊的水,吃的是冰冷发馊的干粮,完不成任务,还要受罚。这样的矿奴日子,我过了整整十年啊!”

    “然而,完成十年的宗门任务,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方烈冷笑道,“十年里,宗门没有给过我一颗灵石,一颗灵药!”

    “哇~”周围的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甚至很多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接下来,方烈继续道:“我的二弟,一个超级可怜的孩子,本来有水洗灵根,可是却被狠心的父母抛弃到冰冷的湖水里,在垂死关头被我父亲捡回来,当时他整个人都和一块冰雕琢的一样,寒气入骨,愣是将他的灵根变异成了冰系!但是他的骨头,也因为那次事件,变得极脆,根本干不得重活。”

    “这么一个可怜孩子,骨子太弱,连挖矿都不行。在宗门里,只能依靠喂食下等妖兽完成宗门任务!”方烈道:“那个地方,臭不可闻,妖兽的粪便积蓄太多,甚至空气里都积蓄了毒素,几乎没有人愿意去。可他去了,一干就是十年!”

    “十年苦干,得到的下场和我一样,宗门没有给过一颗灵石,也没有给过一颗灵丹!”

    “还有我的三弟,方火!”方烈接着道:“他母亲是他父亲的丫头,那混蛋酒后失德,才有了他。本来是秘密抚养,可是却不料被大妇发现。那个入赘的废物,就当着方火的面,杀了他母亲,并将其打得半死,抛入荒野!”

    “这样一个可怜孩子,还好有点火系灵根,在这十年里,依靠给人当看火童子完成宗门任务。”方烈冷冷的道:“你们都知道,看火童子不是人干的活,有时候甚至要连续几个时辰不能动,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他咬牙坚持了十年,也是毫无收获!”

    “同样的遭遇,还有的四妹和五弟,两个人,一个催生灵药,一个开垦灵天,都是耗费灵力的活,苦,累,还被人看不起!”方烈道:“可他们还是坚持了十年!”

    “我们五个孤儿啊,在墨门,为宗门辛辛苦苦干了整整十年,可谓是做牛做马呀!”方烈悲愤的道:“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本该有的宗门福利,被周家拿走了,本该得到的宗门贡献,也被周家拿走了!”

    “周宏剑~”方烈随后指着周宏剑的鼻子,咬牙切齿的道:“你身上的锦衣,你嘴里的玉食,你大手大脚花去的灵石,都是从我们这些人身上盘剥的!你自己说,你不是蛀虫是什么?你不是下三滥,又是什么?墨门的清誉,就败坏在你们这些贱人手上!”

    方烈这一番痛斥,把周宏剑说得是面红耳赤。不过他还是狡辩道:“那,那都是下面人搞的,和我无关。再说,犯法之人,也已经伏诛了!”

    “那不叫伏诛,那叫杀人灭口!”方烈厉声吼道:“墨门什么时候可以不经过祖师堂审判,就能随便杀人了?身为祖师堂堂主,他会不知道这个吗?你以为你们可以骗得了人?还是以为你们可以骗得过天!”

    “你,你,你这是想公报私仇?”周宏剑顿时醒悟过来,大叫道:“不,你不能这样!”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方烈冷笑道:“准许你们这些贱人,盘剥我们十年,却还不让我报仇吗?”

    “你口口声声说墨门规矩,你现在怎么不讲规矩了?”周宏剑气急败坏的道。

    “我当然讲规矩,所以我要治你一个,咆哮公堂之罪!”方烈狞笑道:“我现在问你,服不服?”

    “我~”周宏剑直接气哭了!

    他现在终于明白,自己这次是掉进坑里了。在他出来的那一刻,就等于是被方烈抓住了把柄。

    敢说不服?那正好,三不服的大刑伺候,绝对能让他生不如死!

    可是要说服?那就等于是认罪了,接下来就只能任凭方烈宣判,而且不管判什么,他都无法反驳!

    现在的周宏剑只想买后悔药吃,早知道方烈意图收拾他,当真是打死也不跳出来啊!

    其实不光是周宏剑,就连周围的人也都看了出来。方烈这分明就是借题发挥,要狠狠整治一番周宏剑,或者说是要整治整个周家!

    至于原因,恐怕方烈以前的经历也都只是其中一个方面。而真正的根源,八成还是这次的事情。

    整个墨门都知道林家和周家的亲密关系,甚至暗地里不少人都管林庭芝为周家第一忠犬!

    所以林家这次对方烈出手,恐怕少不得有周家的参与。

    但是周家手脚太干净了,导致方烈一点都抓不住把柄,所以无奈之下,他才拿着周宏剑做文章。

    一个是可以趁机清算总账,另一个,恐怕还是在图谋周正清!

    只要周正清敢出面保护自己的玄孙子,那么方烈肯定会直接收拾了他,就和收拾上一个勇字令主一样。

    周宏剑此时也总算是明白过来,他心中知道,这一劫是躲不过去了,无论如何都不能牵扯出太祖父。

    只要那颗大树不倒,他总有报复回来的一天。想明白这些,那么怎么选择也就很清楚了。

    “不就是挨一顿水火大棍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周宏剑于是索性便道:“我认罪伏法,你打吧!”

    “呵呵,我打你干嘛!”方烈却是一脸奸笑的道:“我今个打算换个方式处置你,一不打,二不骂。而是让你好好露一次脸!”

    周宏剑一听这话,就知道事情不妙,八成方烈有更恶毒的计策,立刻便惊恐的道:“你,你想干什么?”

    “很简单!”方烈说完,却突然高喝道:“来人啊,给我把这小子扒光了,吊在祖师堂外,示众三天!”

    “不~”周宏剑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他大吼道:“方烈,你不能这么干!你不能这么干!”

    “为什么不能?”方烈狞笑道:“你们周家不是罪喜欢扒皮么?你们先叫周扒皮扒了我十年皮,昨天又找了林家,对我扒皮抽筋!既然你们这么喜欢扒皮,那我就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又能如何呢?”

    “啊,不要,不要啊~”周宏剑大声悲呼。可惜执法天兵却不管这么多,直接将他的衣服全部趴下,然后拖出大门,倒挂在一侧的门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