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不死神凰 > 第二十九章五大执事
    ( 无弹窗全文阅读)

    第二十九章五大执事

    清风楼作为墨门弟子重要的交流地之一,几乎时时刻刻都有大量的弟子出没,现在自然也一样。

    所以在周扒皮被带出来的时候,他顿时就遭遇了惨无人道的围观,足足有好几百人围着他,并且议论纷纷。

    “哎呀,这不是周扒皮吗?他怎么会被执法天兵给抓了?”

    “你们看,跟着后面的是方烈,我觉得这事八成是他干的!”

    “哎呦,要是这样的话,方烈可算是干了一件大好事啊!这该死的周扒皮实在是太黑了,我这个月的门派福利又被他扣了一大半!”

    “就是,我也是月月被他克扣,这种人,简直死不足惜!”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对周扒皮恨之入骨,对他的被抓也是充满幸灾乐祸之意。

    只有少数和他同流合污的家伙,心中多少有些兔死狐悲,可是不管是谁,都没有站出来管他的意思。

    毕竟现在方烈的声威实在太盛了,而且手段极其狠辣,到现在为止,死在他手上的人已经过千了!

    有这么多活生生的例子在,谁还没事出来找死啊?就算是周扒皮的同伙,也不会冒着牺牲自己的危险去救他!

    于是乎,周扒皮虽然拼命的求救,可是他期盼的救兵却一直没有出现。

    这下,可把周扒皮给激怒了,他知道,自己在这还可能有活路,要是真的进了祖师堂,那就是方烈的地盘了,以自己袭击方烈,以及过去那些贪污的罪名,简直是必死无疑啊!

    想到自己即将享受的凄惨下场,周扒皮心中升起一阵不甘之意,随即他便恶向胆边生,再不顾忌,直接就大吼道:“你们别以为我进去你们会没事!方烈,我告诉你,贪污的人不止我一个,我愿意检举揭发,现在就全部都向你坦白,只求你绕过我一命,成不成?”

    方烈当时就是一愣,万万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还有这么一手。不过他的提议方烈倒是考虑了一下,如果周扒皮真的供述,那么就可以将整个清风楼的蛀虫都干掉,还墨门一个朗朗乾坤!

    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周扒皮也算是戴罪立功,理应减轻刑罚,留他一条狗命倒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就在方烈考虑清楚,打算回应周扒皮的时候,意外却出现了。

    四道人影从清风楼里飞出来,拦住了方烈等人的去路。

    这四个人都是高阶修士,领头的乃是一个中年道人,修为足有紫府境界,乃是清风楼的大执事,负责整个清风楼的运作,算是周扒皮的顶头上司。

    除了他之外,还有三个紫袍道人,和周扒皮一样,都是金池上人的修为,而且也都是清风楼的执事,分别负责管理一层楼。

    除了一,二,三楼之外,其实清风楼的四楼也有特殊的功能,那就是负责管理各种功法典籍,冰根据外门弟子的贡献度和意愿,对他们进行传授。

    所以清风楼上,有一个大执事,以及四个执事,总共五个管理者,以及数以千计的辅助机关傀儡人。

    原本这四个人,打算坐视不理,任凭方烈带走周扒皮。但是无奈,周扒皮更狠,竟然以全部坦白为条件,要求方烈饶命。

    其实他们都知道,周扒皮根本不是为了向方烈求饶,而是在威胁他们。如果这些人再不出现拯救他,那他就全部坦白,把所有人都拉下水!

    清风楼这么多年来,贪污无数,都是这五大执事操作的,一旦要是周扒皮招供,那么他们谁都跑不了。

    所以无奈之下,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出来,拦住方烈等人。

    然后领头的大执事,便气势汹汹的喝道:“方烈,你什么意思?凭什么在我清风楼随便抓人?”

    “就是,我清风楼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还不快点把人给放了,不然要你好看!”其他三个执事也跟着恐吓道。

    但是可惜,方烈历经这么多事情之后,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小修士了,连令主都敢废掉的他,岂能怕了这些人?

    只听方烈冷笑一声,也懒得解释,直接不屑的道:“周扒皮是祖师堂的执法天兵抓的,怎么?你们想干涉祖师堂办事?”

    “这个~”清风楼大执事顿时就傻了。

    就凭他,哪里敢干涉祖师堂办事啊?这不是活腻歪了吗?

    几位执法天兵虽然都是傀儡,但是却极有灵性,听见方烈的话,再看见大执事等人拦路,马上就判断不对。他们的眼睛立刻就锁定在大执事身上,然后喝问道:“你们要干涉祖师堂执法?”

    “不敢,不敢!”大执事吓得一哆嗦,急忙摆手道:“我们哪敢干涉诸位啊?我们只是奇怪,不知道诸位为何要抓人,所以才拦住问问!”

    “他行刺外门弟子方烈未遂,故而擒拿!”执法天兵一本正经的道。

    四位执事闻言,齐齐一番白眼,心中忍不住暗骂道:“周扒皮这个白痴,干点什么不好,竟然非要去行刺方烈这个愣头青!难道这几天死的那上千人,还不够给他教训吗?而且,最可恨的是,你堂堂金池上人,行刺一个区区气海境界的弟子,竟然还没有成功?你丢不丢人啊!”

    虽然他们心里都要把周扒皮给骂死了,但是为了他们自己,却又不得不为他擦屁股。

    可问题是,这个屁股真心不好擦,执法天兵是死物,任何诱惑都没用,只会公事公办。

    而唯一可以让他们放走周扒皮的受害人方烈,却又是个一根筋的傻缺。以方家人那种宁折不弯,眼里毫不揉沙子的脾气,想让他放过周扒皮,简直比登天还难啊!

    但是再难他们也必须办到,不然自己就要搭进去了!

    万般无奈之下,大执事只好试着对方烈道:“这个,方烈啊,你看,反正你也没有什么事,可见周道友八成只是和你逗着玩的。大家都是墨门弟子,何必非要弄得你死我活呢?只要你肯放过他,我相信,他一定会对你重重答谢!”

    “不错,不错,老周可不是小气的人,这次你饶了他的性命,他绝对会倾家荡产来谢你!”

    “我知道,老周这小子可是藏了不少好东西,无论是三阶法宝,还是珍惜的灵药,只要你开口,我绝对让他给你弄来!”

    几个执事也在一边纷纷劝说。

    而方烈只是静静的听着,等他们说完之后,才淡淡的道:“你们不要白费心机了,我们都知道其实是怎么回事。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们,周扒皮这次袭击我倒是小事,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贪腐!他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那他就死得了!”

    几个执事闻言,顿时都吃了一惊。大执事随即便恼怒的问道,“你想要什么交代?”

    “当然是他的后台了!”方烈冷笑道:“我就不信,就凭他这样的窝囊废,敢如此盘剥我们!他背后,一定还有给他撑腰,吃他孝敬的王八蛋!尊敬的大执事,您绝得,这个王八蛋是谁呢?”

    “你~”大执事等人差点被方烈气死!

    整个清风楼就五个执事管理,而周扒皮的上司又是大执事,那么只要不是白痴,就会轻易判断出,给周扒皮撑腰的人肯定是大执事无疑!

    显然方烈也是明知道这一点,却故意在这里骂,分明就是指桑骂槐啊!而且还是指着人家的鼻子骂!这让大执事情何以堪?

    从方烈的这些话里,大执事就知道事情几乎已经算是无可挽回了,有方烈这种一根筋的家伙,再加上一个贪生怕死,却偏偏对他们的内幕一清二楚的周扒皮,自己这次,恐怕是要有大麻烦了,至少是他无法处理的大麻烦!

    想明白之后,大执事便再不犹豫,悄悄在袖子里捏碎了一块传讯的玉佩。

    这块玉佩乃是他在紧急情况下,和本家进行联络的工具。只要玉佩一碎,家里的人就会马上做出反应进行营救,而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尽量的拖延时间。

    于是乎,大执事故意便对方烈横眉立目的喝道:“方烈,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说本座包庇他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过啊?您可千万别冤枉我!”方烈笑眯眯的道:“具体情况谁也不知道,一切都要看周扒皮怎么说!”

    随后方烈便把头扭向周扒皮,笑问道,“我说老周,你刚刚不是说要坦白吗?我觉得现在就是好机会,清风楼的所有执事都在这,你告诉我,到底谁才是你的后台,谁和你同流合污,如果你可以指证的话,我想,你最少可以不死!”

    “真的?”周扒皮立刻惊喜的问道。他现在就好像是即将淹死的孩子,见到一根救命稻草,都要拼命抓住不放。

    然而,方烈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大执事就马上焦急的打断他的话,吼道:“你这个白痴,方烈就算是饶了你,也会废去你的修为,然后将你打入寒狱!要知道,你都两百八十岁了,没有了修为,你还能活几天啊?更别说是在寒狱里,这和整死你有什么区别?”

    “这?”周扒皮听后,顿时就变得愁眉苦脸起来,眼睛里充满了恐惧的表情。

    方烈一看,就知道周扒皮被吓坏了,他也懒得多问,直接冷笑道:“既然你不在这说,那就去祖师堂吧!想必到了那,大刑伺候之下,你肯定会有什么说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