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二十五章【望京驿站】(下)
    慕容飞烟显然要比他单纯得多,轻声道:“是这辈子都不可能发现。”慕容飞烟总是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和胡小天斗嘴的道路,这条路对她来说往往是条不归路,多次的经历证明,她不可能占到便宜。

    “只要你耐心寻找,总会发现我的长处!”胡小天发现面对一个毫无心机的女孩说一些邪恶的话语也是一种别样的乐事。可这货无论存在着怎样的邪恶思维,慕容飞烟在思想上很难和他达到一致:“没发现你的长处!”说话的时候她居然还看了看胡小天的下半身。

    胡小天有点郁闷了,老子穿着裤子,你当然发现不了,可他很快就意识到慕容飞烟所谓的长处没有他想象中的邪恶,于是这货也学着慕容飞烟的样子伸直了两条腿,还别说,单论腿的长度,两人也就是差不多。不科学啊,自己身高要比慕容飞烟高出七八厘米的,敢情这身体比例还真是不一样啊,自己长在上半身啊。

    这货望着慕容飞烟的两条长腿,虽然隔着长袍还是能看出一些优美的轮廓,实事求是道:“你腿可真长!”

    慕容飞烟俏脸有些发热了,这货真是没有节操啊,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她赶紧把双腿屈起,用手臂将自己的膝盖圈了起来,狠狠瞪了胡小天一眼:“信不信我揍你?”

    “信!可我觉得你会后悔。”

    慕容飞烟冷笑道:“大不了我不干了,回京城当个平民老百姓就是!”

    胡小天道:“信不信我把这笔帐算在你好朋友唐轻璇的身上?”

    慕容飞烟凤目圆睁道:“干人家什么事情?”在她看来这货的思维实在是太跨越了,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联想到唐轻璇,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和唐轻璇又有什么关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打不过你,可这口气肯定又咽不下,所以我只能选择报复你的朋友,我就说你们串通一气,意图谋害朝廷命官,甚至我将今晚马贼的事情也一并算在你们的身上,到时候就算你能够逃脱罪责,你朋友也会倒霉,嘿嘿,你意下如何呢?”

    慕容飞烟真是服了这小子,这么无耻的念头他都想得出来,看来跟这种人相处,实在不能用规则和信义来衡量,直到现在慕容飞烟都无法判断,胡小天到底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说他是一个好人,他偏偏干了这么多的坏事,而且做事不择手段,毫无原则,如果说他是一个坏人,可他又帮助了不少人,包括自己在内。慕容飞烟望着身边的胡小天真正有些迷惘了,她轻声道:“我听说你十六岁之前都是一个傻子,连话都不会说,真的还是假的?”岔开话题,分明是在岔开话题。

    胡小天道:“这是我个人**,我没必要跟你说。”

    “切,谁稀罕!”慕容飞烟说完这番话忽然目光一凛,却见一道黑影正从屋檐之上飞速掠过,虽然只是稍闪即逝,可仍然没有逃脱慕容飞烟的视线,她从腰间抽出一柄短刀,觑定屋檐上的黑影,手臂一挥,一道冰冷的寒光追风逐电般向黑影的后心射去。

    屋檐上的黑衣人看都不看后方射来的飞刀,等到那飞刀距离他身体还有三尺左右的时候,左手向后伸了出去,并拢食指和中指轻轻一拨,只听到咻!的一声尖啸,飞刀直奔胡小天的胸口而来。

    胡小天伸直两条腿坐在地上,这货还没有从和慕容飞烟斗嘴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当然也没看到屋顶的黑影,慕容飞烟射出那柄飞刀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房顶可能有人,抬头去看的时候,飞刀已经倒着飞向了他的胸口。胡小天吓得魂飞魄散,我曰,干我鸟事,又不是我射你的,冤有头债有主,你用飞刀射我干什么?

    飞刀反转射回的速度远胜慕容飞烟刚才投出的时候,慕容飞烟原本想用手去接,可是当她听到那飞刀破空发出的尖啸,俏脸立时变色,对方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远胜于自己,她根本没有能力接下这一刀,情急之间,不得不合身扑了上去,将胡小天扑倒在地上,飞刀贴着她的后背飞了出去,将她后背的衣袍嗤地划开,夜风吹起她破裂的长袍,晶莹如玉的美背全都暴露了出来。

    慕容飞烟下意识地抱紧了胡小天,胡小天刚刚被她猛然扑倒在地,可惜躺倒的地方并不平整,身体在石阶之上硌得不轻,腰差点都给硌断了,背后虽然疼痛苦不堪言,可前胸却被慕容飞烟软绵绵的娇躯贴了个密实,这货第一反应就是双臂圈住慕容飞烟的纤腰,用力这么一搂,暖玉温香抱个满怀的感觉真是不错,还别说,慕容飞烟的娇躯还真是充满了弹性。美背光洁润滑,如同暖玉,这手感真是让人陶醉。胡小天的心态可谓是少有的强大,这种时候非但不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想得居然全都是旖旎浪漫的事情,说穿了就是不忘揩油。右手居然有意无意地落在慕容飞烟的翘臀之上,挺翘充满弹性,让人有种狠狠捏下去的冲动。

    可冲动归冲动,胡小天目前还不敢,慕容飞烟的拳头和利剑可不是吃素的,如果这小/妞认为自己在趁着乱子占她便宜,肯定会撕破脸皮对自己大打出手,所以胡小天只是趁机搂了一下,轻轻摸了一把,然后还不忘得了便宜卖乖:“压死我了,你快起来……”

    腰的确有点痛,可跟身体紧贴的**感觉相比,这点儿疼痛的确算不上什么。飞刀掠过慕容飞烟的后背,然后贴着地面一直飞向一旁的廊柱,深深刺入廊柱之中。

    屋顶之上那黑影停滞了一下,缓缓转过身来,阴冷的双目露出冰冷彻骨的寒光,穿透深沉的夜色定格在胡小天的脸上,胡小天和黑衣人对视着,这飞刀的确不是他射出去的,可慕容飞烟趴在他身上,俏脸朝下,人家看不到慕容飞烟的面孔,只能把他记了个清楚,胡小天暗叫倒霉,我曰,今晚又莫名其妙背了个黑锅吗?

    黑衣人点了点头,胡小天领会了人家的意思,分明是在说,好小子,我记住你了。还好黑衣人没有飞下来找他算账,足尖在屋檐上一点,兔起鹘落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夜色之中。

    慕容飞烟从胡小天的身上爬了起来,胡小天以为她要去追赶,慌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低声道:“穷寇莫追!”慕容飞烟并没有追上去的念头,对方仅仅用了两根手指就已经将飞刀拨转回来,声势骇人,其威力要数倍于自己,武功深不可测,就算她追上去,也只有送命的份儿。

    此时隔壁院落中传来大声呼喝:“……飞贼……有飞贼……”

    胡小天和慕容飞烟对望了一眼,心中暗叫不妙,胡小天拉着慕容飞烟向房间内走去,他首先想到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慕容飞烟和他想到了一起,走了两步却又想起一件事,走回来到廊柱前,一把将刺入廊柱内的飞刀拽了出来,飞刀深入廊柱,直至末柄,足见黑衣人武力之强横。

    等两人进入房间内,慕容飞烟方才意识到这货居然混进了自己的房间,美眸圆睁,怒视胡小天道:“给我出去!”

    胡小天笑得有点尴尬,其实他原本没想进来的,不知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跟进来了,点了点头道:“得,我走!”刚一转身,却没有想到慕容飞烟一把将他拖住,旋即干脆利落地劈出一掌,当然这一掌并非是劈向胡小天,而是劈向桌上的油灯。虽然隔着一丈左右的距离,一掌劈出,掌风飒然,烛火立时熄灭,这一招正是劈空掌。隔空传力,慕容飞烟修炼的颇有火候。

    胡小天心中一怔,不知慕容飞烟这样做到底是什么用意,难不成慕容小/妞表面冷若冰霜,内心热情如火,发达了,哈哈,早知刚才小睡一会儿,节省点体力。慕容小/妞体质这么健壮,不知自己能否应付得来。这货脑子里胡思乱想着,拿捏出一副温柔腔调:“飞烟……”

    这声音在慕容飞烟听来却真得很欠扁,可这会儿她没有痛殴胡小天的心情,一把将他的嘴唇给捂住了,胡小天微微一怔,太主动了,莫非想对我用强?心里有那么点小激动,也有些小期待。胡小天伸手想要拨开她的手掌,慕容飞烟用手肘压住了他的胸口,向前靠近了一些,压低声音道:“来人了!”

    **************************************************************再求三江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