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十三章【未雨绸缪】(上)
    胡小天听到这个消息被证实,内心不由得一凉,此事非同小可,如果丹书铁券被盗,而且这件事和胡安有关,那么只要消息泄露出去,当今皇帝必然会追究下来,如果治他们胡家一个欺君之罪,免不了是个满门抄斩的下场。我曰啊!我这才刚刚活过来半年,连媳妇都没来及娶呢,该不会真要这么惨?真要是这样稀里糊涂掉了脑袋岂不是冤枉透顶?

    胡不为道:“胡安这畜生,我待他不薄,想不到他竟然吃里扒外做出这等阴损无德的事情。”

    胡小天道:“爹,那丹书铁券不是从明宗那时候传下来的,已经过了这么久,都快成文物了,就算弄丢了也算不上什么大罪,不如干脆向当今皇上说个清楚,也许能够获得他的谅解。”

    胡不为缓缓摇了摇头道:“换成过去或许没事,可现在却是非常之时,陛下这两年来龙体欠安,变得喜怒无常,一件小事或许就会将他触怒。”胡不为暗自叹了一口气,伴君如伴虎,皇上的心思也如同六月的天,说变就变,让这些做臣子的无从琢磨。

    胡小天道:“爹,您对大康社稷劳苦功高,皇上对您也是非常的信任,他不至于因为这件小事就会降罪于我们吧,更何况我们并不是有意弄丢了这件东西,而是有人故意设计陷害。”

    胡不为道:“最近有不少人在皇上面前诋毁于我,皇上对我疏远了不少,如果在这种时候突然爆出我们胡家遗失了丹书铁券的事情,你以为会有怎样的后果?”他还是第一次在儿子面前提起朝廷上的事情。

    胡小天心中一凛,老爹既然这样说应该不会错,看来他这段时间在皇上面前已经渐渐失宠,胡小天曾经熟读历史,对皇上的喜怒无常是有所了解的,即便是宠臣在皇上眼里也不过像一只蝼蚁一样,只要他不高兴,随时可以夺走这只蝼蚁的性命。

    胡小天道:“知道这件事的没有几个!”

    胡不为道:“胡安在咱们府中已经有几十年,我一想待他不薄,不知他因何会背叛我,可我知道他盗走丹书铁劵必有所图。”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如果他想利用这件事坑害咱们胡家,说不定早就将这消息散布出去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我看,他是要利用这丹书铁券来要挟我们,胡安的背后肯定还有他人指使。”

    胡不为对儿子的这番分析深表赞同,他惊喜地发现儿子的头脑的确已经恢复了正常,甚至可以称得上思维缜密,胡不为因此而感到些许安慰。诚如儿子所说,胡安的背后一定有他人指使。胡不为坚信胡安肯定是被某人胁迫或者利诱,方才做出背叛自己,背叛胡家的事情。

    胡小天道:“看来丹书铁券应该是他们手中的一张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绝不会动用,所以暂时咱们还是安全的。”

    胡不为缓缓点了点头,虽然儿子分析得很有道理,但是这丹书铁券找不回始终都是一个隐患。在对方出手之前,自己还有时间做出应对。他低声道:“你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仔仔细细向我说一遍。”

    胡小天于是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说到两名飞贼声东击西,吸引了胡府家丁注意力之后,放火点燃了集雅轩,因为胡安的背叛,胡小天今天回头再看这件事已经有了新的推断,他推开隔窗望着不远处集雅轩的废墟道:“此时我方才想起,当时抓飞贼的时候,胡安并不在场,他当时应该是趁乱盗走了丹书铁券,然后偷偷放火,因为大家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两名飞贼身上,所以他才会从容得手。”

    胡不为道:“他得手之后故意向你泄露这件事的秘密,借着前往东都向我通报的机会逃离,这老东西在我身边隐藏了这么多年,连我都没有发现他的狼子野心,居然敢勾结外人陷害于我。”胡不为气得咬牙切齿,如果胡安此刻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定要将此人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胡小天忽然又道:“不对!”

    胡不为诧异道:“有什么不对?”

    胡小天道:“如果说那两名飞贼和他勾结,可那两名飞贼却对他一无所知,他们供出的那个人叫赵正豪,我和京兆府的捕快前往驮街去寻找赵正豪下落的时候,却是一个圈套,他们的目的是想杀我!”想起当时的情景,胡小天仍然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慕容飞烟当时奋不顾身的营救自己,恐怕自己已经死在了莫绍麟的箭下。

    胡不为虽然没有亲眼目睹当时刺杀胡小天的情景,可现在听来仍然后怕不已,他只有一个儿子,倘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他到哪儿去买后悔药去。

    胡不为拍了拍儿子的肩头,充满关怀道:“你有没有受伤?”

    胡小天摇了摇头:“还好,我运气还算不错。”

    胡不为道:“一个人不可能永远走好运。”几乎在瞬间他就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天儿,为父有个想法,不知你意下如何?”

    胡小天微笑道:“那也总得让我知道是什么事情?”

    胡不为将花窗拉上,压低声音道:“皇上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我看距离传位之日已经不远,每逢皇位交接之时必然不会太平,近日这京城之中暗潮涌动,大有山雨欲来之势。”胡不为停顿了一下又道:“我身在朝中,很难确保自己不受到这场风雨的波及,我已经老了,即便是真有什么祸患降临到我的身上,即便是要了我的身家性命,为父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只是我这心中还有一个最大的牵挂,那就是你……”胡不为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真情流露。

    胡小天虽然对他包办婚姻的做法极为不爽,可是看到他如此关心自己,心中也难免一阵感动,父子连心,血浓于水,胡不为对自己这个亲生儿子的关心肯定是发自内心。

    胡不为道:“其实前两天我就有了让你离京为官的想法。”

    胡小天一听心中窃喜,外出为官,岂不是让自己离开京城,那就意味着可以过上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日子。这厮心中虽然高兴,可表面上却装出一脸的不情愿:“孩儿舍不得离开爹爹。”

    胡不为道:“爹不可能照顾你一辈子,总有一天,你会独当一面。”让儿子远离京城外放为官的想法已经由来已久,胡不为早就预料到皇位交替的这段时间,京城肯定会掀起一场空前猛烈的暴风骤雨,虽然太子之位早已传给了六皇子龙烨庆,但是朝内的一帮老臣子对此极为不满,有不少人正在密谋策划捧大皇子龙烨霖出山,此次陪同皇上前往东都,胡不为悄悄探过皇上的口风,老皇帝似乎对当初废除大儿子龙烨霖的太子之位流露出悔意。

    跟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多少也了解了他的一些脾气,越老越是喜怒无常,翻脸比翻书还快,别看龙烨庆现在还是太子,说不定哪天老皇帝兴头上来,就会让其他的儿子取而代之,反正这老家伙也不缺儿子,一辈子播种无数,单单是皇子就有二十七个,只差一个就凑成二十八宿了。

    胡不为之所以能够历经两代君王,在朝中的地位稳如泰山,和他成熟的为官之道有着直接的关系,虽然他已经做出了种种准备,可现在越是临近新老皇帝交接之时,这心中反倒越发的忐忑,倘若这宫中发生变动,首当其冲受到波及的就会是他们这帮京城的官员,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谁也无法保证在新皇即位之后,他们仍然能够得到重用。

    值此多事之秋,偏偏发生了丹书铁券被盗的事情,这就让胡不为不能不多想。和李家的联姻只是他其中的一步棋,这步棋能否成功,是否巧妙,完全取决于太子龙烨庆能否顺利地继承皇位。在前往东都之前,胡不为一直以为皇位之事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可老皇帝无意中流露出的那番话,却让他没了过去的那种把握,胡不为甚至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将宝全都押在龙烨庆一个人的身上?

    一个成熟的政治家需懂得未雨绸缪,胡不为一直都在不显山不露水地进行着布局,可丹书铁券的突然遗失打乱了他布局的节奏,以胡不为的老辣和城府也不禁感到有些措手不及了。

    正是这一事件促使胡不为下定决心,要让儿子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远离即将到来的这场政治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