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十章【丹书铁券】(上)
    胡小天嘿嘿笑道:“说,你们夜闯我家的目的何在?”

    那飞贼道:“爷手头紧张,所以想劫了你换点银子花花!”

    胡小天冷哼一声,那飞贼的嚣张已经激起了他心中的怒气,抬脚照着那飞贼的脸部踢去,一脚将飞贼踢了个满脸开花,然后道:“把他们吊起来,给我打,打到他们说实话!”

    正在此时,忽然看到东北方向火光冲天,众人都是一怔,梁大壮惊呼道:“失火了!”

    此时失火了的尖叫声此起彼伏,胡小天留下四名家丁负责看管这两名飞贼,带领其他人全都赶过去救火。

    失火的地方是尚书府的集雅轩,这里是胡不为的书房,胡小天带人救火的时候已经隐约猜到,他们可能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刚刚在抓这两名飞贼的时候,几乎集合了尚书府所有的力量,在所有人都忙于抓飞贼的时候,另有他人趁机潜入集雅轩,放了那把火。

    还好火势不大,尚书府家丁众多,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将集雅轩的大火扑灭。

    大火熄灭后不久,京兆府也派人前来查看情况,带队的是慕容飞烟,说起来这位女捕头和胡小天也打过几次交道了。望着集雅轩的断壁残垣,慕容飞烟秀眉微颦。京城最近的治安不好,接连发生了几起窃案,可是真正敢潜入官府人家偷窃的没有一个,毕竟窃贼也明白,民不与官斗,如果因为盗窃官员府邸被抓,只怕遭遇的刑罚会更重一些。

    此时一名满脸黑灰的男子向她走了过来,远远朝她露出一个微笑,露出满口雪白整齐的牙齿,看到这没心没肺的笑容,慕容飞烟方才认出眼前这位居然是尚书公子胡小天。

    胡小天刚刚忙于救火,还没有顾得上洗去脸上的黑灰,此时他看起来就像是刚从水深火热里逃出来的非洲兄弟,这货来到慕容飞烟面前拱了拱手道:“慕容捕头,咱们又见面了!”

    慕容飞烟对这厮压根没什么好感,可她也清楚自己这次前来的主要目的,同时也明白今天胡小天是以受害者的姿态出现的,轻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将今晚遭遇飞贼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慕容飞烟听完,又道:“有没有丢失什么东西?”

    这话还真把胡小天给问住了,尚书府这么大,家里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别说书房被烧,现场遭到严重破坏,即便是书房没有被烧,到底丢了什么他也不清楚。

    慕容飞烟道:“把那两个飞贼交给我,我带到京兆府细细审问。”

    胡小天对此并没有异议,毕竟慕容飞烟才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他笑了笑道:“慕容捕头如果有什么进展,希望第一时间能够告诉我。”

    慕容飞烟点了点头。

    折腾了一个晚上,等慕容飞烟率领一帮捕快押着飞贼离去的时候已经是黎明时分。胡小天又是抓贼又是救火忙个不停,此时自然也有些疲倦,他打了个哈欠,正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却见管家胡安有些惶恐地走了过来,从胡安的眼神,胡小天就知道他有话想说,低声道:“去我房间说。”

    胡安跟着胡小天来到他的房间内,掩上房门,有些惶恐道:“少爷,今晚的事情好像有些不妙。”

    在胡小天看来,今天很可能丢了一些财物,不过只要人员没有伤亡,其他的事情都只是一些小事,他淡然笑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只要大家伙都平平安安的就好。”

    胡安压低声音道:“少爷,您知不知道,老爷将丹书铁券就收藏在集雅轩内?”

    胡小天内心一惊,丹书铁券,岂不就是传说中的免死金牌?过去他曾经在小说中了解过那件东西,据说是天子颁发给功臣的一种带有奖励性质的凭证,如果臣子日后犯罪,可以拿出丹书铁券免于一死,胡小天并不知道他们老胡家也有丹书铁券,他恢复意识只不过刚刚半年,父亲也从没有当着他的面提起过这件事。胡小天心中暗忖,这丹书铁券绝非寻常之物,就算他们家真有丹书铁券,父亲也一定会小心收藏起来,又岂能让一个管家随便知道丹书铁券的下落?想到这里胡小天道:“我从未听说过什么丹书铁券。”

    胡安急得直搓手:“少爷,这丹书铁券乃是当年明宗皇帝传给靖国公胡老太爷的,后来虽说胡家家道中落,可这丹书铁券一直都代代相传,珍藏在胡家手中。直到老爷这一代,考取功名,振兴门楣,胡家方才发扬光大,我得蒙老爷夫人眷顾,对我委以重任,所以老爷平时做什么事情都不瞒着我,这丹书铁券是老爷当着我的面收藏在集雅轩内的,还叮嘱我平日里任何人不得进入集雅轩,可昨晚因为飞贼潜入,我心系少爷的安危,竟然忽略了集雅轩的事情……少爷啊……我真是罪该万死……”胡安噗通一声就在胡小天面前跪了下来。

    胡小天听他说得可怜,可这番话听完却明白了他的意思,我曰,你丫什么意思?心系我的安危所以忽略了集雅轩的事情,合着这丹书铁券弄丢了全都是我的缘故?敢情这胡安是知道这次罪责深重承担不起,所以才在自己面前博同情,可博同情归博同情,你总不能把这件事赖到我头上吧?胡小天顿时心头有些不爽,也没让胡安起来,自己在椅子上坐下了,想了一会儿方才道:“这件事还有什么人知道?”

    胡安跪在胡小天面前道:“少爷,除了老爷和我谁都不知道丹书铁券就藏在集雅轩,即便是夫人都不清楚,我本以为少爷知道。”

    胡小天心中暗骂,胡安啊胡安,你这老家伙也不是个东西,这分明是要把老子拖下水的节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觉得自己一个人扛不了了,所以把我也拖进来,让我跟你分担责任。不过胡小天埋怨归埋怨,心中也明白昨晚的事情自己多少也得承担一些责任,如果不是自己这边闹腾的动静太大,也不会把整个尚书府都给惊动了,话说只是两个飞贼,就算没有其他家丁介入,单凭他和梁大壮那六名家丁的实力也足以将飞贼拿下。可昨晚自己只顾着兴奋抓贼,却没有想到这帮飞贼来了个声东击西,真正的目标却是丹书铁劵。

    胡小天道:“那丹书铁券是明宗皇帝赏赐给我先祖的,现在都过去了这么多年,皇帝变了,我胡家也不知传了多少代,到底有没有作用还很难说。”他说得倒是不错,其实这种丹书铁券也就是相当于勋章一样的东西。按照大康律令,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连王子都不能免罪,更何况普通的大臣,再说了,这是个君让臣死臣不能不死的时代,真要是皇帝老子想杀了你,别说一张丹书铁券,你拿出一千张一万张也不顶用,该砍头的砍头,该灭门的一样灭门。

    胡安道:“少爷,那丹书铁券虽然未必能够免死,可丢了丹书铁券那可是要砍头的大罪!”

    一语惊醒梦中人,胡小天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后背冒出了冷汗,不错!要是丢了丹书铁券那可是重罪啊!倘若丹书铁券真的被飞贼窃走,这件事又不幸暴露出去,只怕会给他们胡家带来很大的困扰。真正麻烦的是父亲随同皇上去了东都,而母亲又刚好去了金陵娘家,这胡府的事情只能由他来当家作主,身边连个商量事的人都没有。

    胡小天思来想去,这次的事情越想越像一个阴谋,那两名飞贼潜入自己所住的院落,真正的用意应该是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当大家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飞贼身上,围上来拿人的时候,另有他人潜入集雅轩,盗走丹书铁券,再放火焚烧,毁灭现场证据。

    胡小天在室内来回不停踱步,一边走一边琢磨。

    胡安不敢轻易打断他,胡小天不让他起身,他只能老老实实跪在那里。

    胡小天终于停下脚步道:“你确定丹书铁券已经被盗?”

    胡安点了点头道:“刚才大火熄灭之后,我去看了看收藏丹书铁券的柜子,柜子上的锁已经被人扭了下来,里面空无一物。”

    胡小天点了点头,按照胡安所说,这丹书铁券应该是被人盗走了,他低声道:“胡安,这件事你知我知,不可告诉第三人知晓,只要咱们守住这个秘密,外人自然不会知道丹书铁券已经丢失,你说对不对?”

    胡安抿了抿嘴唇:“可是……”

    胡小天道:“没什么可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可以泄露出半点风声,你亲自去一趟东都,去找我爹,将这件事亲口告他,你给我记住,除了我爹之外,不可以将这件事泄露给任何人!”

    胡安脸色凝重连连点头:“少爷放心,老奴一定会守口如瓶,绝不会泄露半点风声。”

    胡小天道:“起来吧!”

    胡安这才敢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低声道:“少爷,如果那些飞贼就是奔着丹书铁券而来,这秘密咱们是守不住的。”他显然怕到了极点,声音都颤抖起来。

    胡小天道:“所以说时间对我们来说极为重要,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件事通报给我爹,至于飞贼那边,我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