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章【信口雌黄】(中)
    洪佰齐实在是为难,不说话害怕得罪胡不为,可真要是向着他说话,等于助纣为虐,明摆着阴唐家,正在为难的时候,唐文正说话了。

    唐文正不能不说,再不说话,还不知道他儿子给捅出怎样的漏子来,他低声道:“胡大人、洪大人,我看咱们还是坐下来搞清这件事再说。”明明是他受欺负了,可他却主动服了软,这可不是被胡不为的官威给吓住,根本是被儿子冲口而出的那句话给弄得被动了,推翻草亭,这小子怎么就这么蠢,居然上了人家的当。

    洪佰齐仍然没有表态,目光望着胡不为。

    胡不为点了点头道:“大家一朝为官,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先把火气放一放,坐下来说清楚最好不过。”他的意思已经充分表明,今天这件事不用提上公堂了。不管怪谁,你唐文正先服软要谈判的,你只要敢揪着我儿子不依不饶,我就追究你儿子带人烧草亭的罪责,到时候我在皇上面前将你儿子的这番话原封不动地重复一遍,嘿嘿,就算害你不死,也得让你们唐家褪成皮。

    论到相马,十个胡不为也比不上一个唐文正,可论到阴险狡诈,一百个唐文正也不是一个胡不为的对手。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虎父无犬子,胡小天刚才的表现已经完全证明了这个道理。

    胡不为将众人请到前堂,不相干的人大都已经走了,胡不为让胡小天去换了身衣服,又差遣丫鬟婆子找合适的衣裙给唐轻璇换上,慕容飞烟自然是全程陪同。

    等一切安排停当,所有人都来到前厅相聚。因为不是正式审案,所以也就没了那么多的规矩,胡不为在左侧太师椅上坐了,胡小天老老实实站在他身后。京兆府尹洪佰齐和胡不为平起平坐,慕容飞烟和另外一名捕快立于他的身后。

    至于唐文正,以他的官位原本是没资格和这两位平起平坐的,可因为今天特殊的缘故,胡不为对他也是格外礼遇,安排他在洪佰齐身边坐了,唐文正的四个子女全都站在他的身后,唐轻璇换了新衣服,披散的头发也重新梳理,这会儿情绪平复了许多,只是一双美眸哭得红肿,一时半会儿是无法消褪了。

    家仆上茶之后,胡不为端起青花瓷茶盏,盖碗轻轻在茶盏上掠了两下,凑在茶盏边缘啜了口香茗,轻声道:“今天的事情,咱们还是问个清楚,如果犬子的确有错,本官绝不偏袒!一定会给文正兄一个交代!”说这话的时候他冷冷横了胡小天一眼,将茶盏重重顿在红木茶几上:“孽障,你有什么话说?”

    胡不为刚刚见识了儿子舌灿莲花颠倒黑白的本事,所以才会有此一问,先入为主,他要尽可能地给儿子创造先下手为强的机会。

    胡不为表面上公正无私,可心中真实的想法确是偏袒回护,只可惜胡小天似乎并不领情,他一双眼睛直勾勾望着唐轻璇,这唐小/妞换了一身衣服还真是漂亮啊,除了脾气不好,这脸蛋这身段还真是不错,啧啧,比起李家的那个瘫子不知要强上多少倍,周身洋溢着青春健康之美,当真是秀色可餐啊!

    所有人都发现这货仍然在色迷迷地盯着唐轻璇,唐家人都是怒形于色,胡不为也是颇为无奈,自己这儿子何时变得这么**?他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一声。

    京兆尹洪佰齐道:“贤侄你有什么话说?”这声贤侄叫得非常不恰当,洪佰齐出口就有些后悔,这不是等于告诉所有人他想要偏袒胡小天吗?至少目前这货还是个嫌疑犯,身为京兆府第一长官,至少在表面上要把这碗水给端平了。

    胡不为心中领了洪佰齐的这个人情,向胡小天道:“洪大人的话你听到了吗?”

    唐文正一旁看着,心中暗叹,果然是官官相护,今天的事情只怕唐家是要吃亏了,谁让人家官大,官大一级压死人,他刚刚已经让慕容飞烟问过女儿,确信女儿的清白之身仍在,所以这心中的怒气也就消了三分,只要女儿没被那恶少玷污,这件事他也不想过于追究。

    胡小天道:“这件事唐小姐应该清清楚楚,不如你先说!”

    胡不为不由得暗自叹息,估计刚才儿子只是灵光闪现,这么好的开脱机会给了他,他却主动放弃,将发言权奉送给了唐轻璇,实属不智。

    唐轻璇咬了咬樱唇道:“好,说就说,今天我好端端地在翠云湖骑马游览,是不是你带着四名恶仆突然冲上来拦住我的去路,害得我马儿受惊,将我甩了出去?”

    胡小天笑眯眯看着这小/妞,唐轻璇显然说得不是实话,当时明明是她纵马在湖畔狂奔,惊扰路人,自己躲避不及,还被她狠狠抽了一鞭子,现在这小/妞居然颠倒黑白,信口雌黄,胡小天也没反驳,静静听她下面怎么说。

    唐轻璇道:“我不幸落入了湖里,接下来的事情……我……我就不记得了……”她樱唇一扁,眼圈一红,两串晶莹的泪珠儿顺着俏脸滑下,当真是我见犹怜,眼泪是女人最有效的武器,尤其是美人流泪,威力更是非同凡响。连京兆尹洪佰齐也在心中暗骂胡小天,当真是胆大妄为,无耻之极,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良家女子。

    唐铁汉道:“我妹子不记得,我是记得的,当时我听说有人欺负我妹子,就带人从马市赶了过去,等我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这无耻之徒……”说到这里他犹豫了一下。

    胡小天嬉皮笑脸道:“你看到了什么?”

    唐铁汉伸手指着胡小天道:“这无耻之徒让四名恶仆围在周围,把我妹妹横抱在腿上,还……”

    “还怎样?”胡小天追问道。

    唐铁汉想起当时的情景真是羞于启齿,一张大黑脸憋成了紫红色。唐轻璇当时一直都是昏迷状态,不记得具体发生了什么,听大哥这样说,顿时羞不自胜,螓首低垂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用手捣了大哥一下,示意他别再说下去了,实在是羞死人了。

    唐铁汉道:“我羞于启齿!”

    胡小天道:“那就是什么都没看到,你根本是在恶意中伤我!”

    唐铁汉怒道:“我都看到了,你当是把我妹妹的头塞在你双腿之间……”这句话说出,顿时满堂皆惊。

    唐文正的一张老脸也变成了紫茄子,虽然吃亏的是他闺女,可他听到这件事也觉得老脸挂不住,自己的这几个儿子真是一个比一个蠢笨,这种话哪能当众说出来,唐轻璇悲悲切切嚎哭了一声,直挺挺就向后面倒去,慕容飞烟眼疾手快,抢上前去将她抱住,唐轻璇竟然羞愤交加晕过去了。双眸紧闭,一动不动。

    慕容飞烟却从唐轻璇的呼吸中看出了端倪,唐轻璇应该没有昏迷,可能是唐铁汉刚才的那番话让她实在难堪,所以只能装晕,躲避眼前的尴尬。

    唐文正重重拍了拍桌子,此时不发威,你们还当我唐文正是病猫呢,怒吼道:“真是欺人太甚!”他双手一拱:“两位大人,你们可要为小女做主啊!”

    胡不为心中暗骂,给你做主,岂不等于要办我儿子?可事情的发展的确让他有些头疼,明明已经对己方有利,可儿子却将主动权双手奉送给唐家,真不知道这傻小子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胡小天道:“我将她的脑袋塞在裤裆里做什么?”

    唐铁汉道:“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

    胡小天道:“我且问你,当时唐轻璇落水,她不懂水性,究竟是什么人把她救了上来?”

    唐铁汉被他问住:“呃……这我没看到!”

    胡小天道:“你好歹还算诚实,你没看到,可现场有不少人看到,我的四名随从也看得清清楚楚。”他绕到洪佰齐面前,深深一揖道:“洪大人,晚辈想传我的四位随从作证!”

    唐家老三唐铁鑫道:“你的随从当然要向着你说话,他们的证词肯定不实!”唐铁汉和唐铁成同时道:“不错!”

    胡小天转向唐家兄弟三人:“刚刚你们为唐轻璇作证,我可曾有一言半语的抗议?按照你们的道理,我的随从会向着我说话,那么你们这些做兄长的自然要向着你们的妹子说话,你们刚才的那番话肯定是大大的不实,完全是污蔑!”

    “呃……”

    唐铁汉急得满头大汗道:“大人,我说得都是实话!”

    洪佰齐轻轻抚了抚颌下的三缕长髯,轻声道:“胡公子所说的确很有道理,既然你们可以为唐小姐作证,缘何他的随从不能出面作证?孰是孰非,孰真孰假,本官还分得清楚。”

    胡不为看到儿子已经开始绝地反击,头脑之清晰言辞之犀利实在是给了自己不小的惊喜,再看唐家三个儿郎,被儿子弄得张口结舌面红耳赤,以这三个小子的智慧加起来也不是儿子的对手,胡不为心中暗自得意,索性一言不发静观其变,他倒要看看,自己的这个儿子到底能有多大的本事。***********走过路过莫忘收藏!